可提现的棋牌游戏

“破涕为笑”的养猪户初尝农村金融甜头

从见着记者的第一刻开始,王世忠乐着的嘴始终就没有合拢过。

  王世忠,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恒升生猪养猪专业合作社社长,虽然身材瘦削、面色黝黑,但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自始至终挂在脸上的笑容却令人不禁想起富富态态的大肚弥勒佛。

  初见记者的他一点也不拘谨,一提到养猪,就更加神采奕奕了。

  “今年我们养猪户可扬眉吐气啦,我今年可接受了好几次媒体采访呢,前两天当地电视台报猪肉的新闻还来拍我呢!”

  然而谁能想得到,这张如今乐得合不拢嘴的脸,去年此时却是含着泪的哭相。

  跟随着王世忠的记忆,记者仿佛又看到去年猪肉价格大跌时养猪户们那一张张发愁的脸“去年此时可是我们养猪户最困难的时候,猪病多,价格跌,风险大,我们信心特别低落,那时每家都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了。”听到他对去年惨景的形容,在一旁围着听的农民们也都慢慢安静下来,若有所思。

  虽然赔了钱,这养猪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可哪儿来的资金呀?当时,王世忠所在合作社的养猪户们纷纷遭遇了资金短缺的困境,作为社长,王世忠为社员们到处跑贷款。

  “由于没有抵押物,当地农信社说只可以给每户1万元信用贷款,但去年因为大家都赔得厉害,这么点钱还远远不够再生产的。”他说,后来有一家银行找到他说能够给社员放贷款,可当大家配合客户经理费了半天劲儿把资料都做好以后,人家又不放款了,说是信贷规模控制。这件事对社员们又是一次打击,所以,当今年乐山嘉州民富村镇银行的客户经理找到王世忠说愿意给他们提供贷款时,他一开始并没有全信。

  “我当时抱着试试的心态,先联系了几家比较熟悉的养猪农户,算上我,一起做了个联保贷款。没想到,申请材料递上去没几天,款就下来了。”王世忠说,自己尝到了甜头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将村镇银行的这种针对养猪农户的信贷产品推荐给其他社员。短短几周内,乐山嘉州民富村镇银行的贷款马上辐射到了恒升生猪养猪专业合作社的13户养殖户,他们采取联保方式共取得了贷款93万元,年利率约9%。

  据乐山嘉州民富村镇银行介绍,恒升生猪养猪专业合作社是乐山市市中区养殖规模最大的生猪养殖合作社,现有会员120余户,村镇银行自2010年12月成立以来就开始针对其所在的乐山市市中区的养猪农户特点设计信贷产品。其与恒升生猪养猪专业合作社的合作模式是:依据自繁自养母猪头数,按照每头母猪不超过2500元的额度确定贷款额度,采取“银行+农业专业合作社+社员”和“银行+社员+社员”的方式进行信贷支持。截至6月份,该行已经采用这种方案共向27户养猪农户发放贷款近200万元了。

  “今年你们养猪户可发财了,一只猪赚1000块钱有吧?!”围在一旁的一位种植蔬果的农户不无羡慕地问王世忠“哪儿赚这么多啊,算上生产成本就没这么多了。”虽然嘴上不承认“发财”,但听到这话时王世忠绽放的弥勒佛般的笑容显然出卖了他。“我们也没想到,拿到贷款扩大生产后,我们养猪农户又赶上了今年猪肉价格上涨的好行情,收入大大提高,这两天刚有一个养殖户卖了生猪后赚了100多万哪!”他兴奋地说。

  初尝农村金融甜头的王世忠告诉记者,通过向村镇银行贷款的经历,他对“银行”二字也有了全新的认识:“以前我们也向某传统涉农银行贷过款,但都是我们跑银行,他们从来不上门服务,而且只有在催还钱时他们业务员才会来打电话过问;但村镇银行不一样,他们客户经理是上门服务办贷款,贷了款后还经常来电话或来人问我们猪的长势如何啊,有没有加大防疫力度啊,我们感到了银行对我们生产经营的深切关心,这也改变了我对以前传统的‘银行’的看法。”

  “客户经理上门服务以及贷后服务,一方面是我们风险控制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也代表了银行服务意识从传统的‘坐商’向‘行商’转变的过程。”乐山嘉州民富村镇银行行长唐有富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目前农村金融市场十分广袤,“三农”信贷需求量很大,为了更有效服务客户,该村镇银行已经成立了5个相对独立的营销小组,对乐山市中区全区25个乡镇和3个街道办事处区域内的9.8万户农户、78个农业合作社和组织、24家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进行行业和区域分工,每个小组负责5个乡镇、行业协会,实施对口营销,探索真正适合农村金融的业务营销体系。

最新动态